七海原本还对凛的刻意欺瞒,又将她独自一人在屋中关了一晚心有埋怨,可一见到凛神色倦怠地拖着沉重的身体回屋时,心中的恼恨瞬间烟消云散。

七海着急想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示意凛上树避开人详谈。

待到身处安全之地后,凛才敢放松下紧绷了一晚的神经,困倦之感迅速袭来。凛微微眯着眼,倚靠在七海身上歇息。

七海抚着凛的面孔,哀伤地呢喃道:“你的面色为何这般憔悴?他欺负你了?”

“昨夜在他屋里寻法杖,一夜未眠。”

七海依偎着凛,叹道:“你和闲爷先前一味地忍让有何用?只有彻底解决了他,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凛听她语气信心十足的样子,不由笑道:“你准备如何解决他?”

“先前你在草堂里藏了些毒没有带走,侯准时机,将那些毒下在他的饮食里。”七海实在和善,即便这般残忍的说辞从她口中说出,听着都不甚凶恶。

“首先,草堂早被瑚叔关闭了,眼下没法出入。再者,事成后你准备怎样脱罪?咱们眼下失了阻究石,根本无法抵御他们用法术从我们嘴里问询出真相。”

“倘若我的性命能抵上他的性命,那也不亏。”七海决绝道。

凛心中无比珍爱身旁这个陪伴自己一路走来的女孩,动情道:“你若是因他将自己的性命搭上,那可真是亏大了。我将青函的事隐瞒,就是担心你知情后会冲动行事。若是没了你,我怕是不知该如何继续生活下去。”

凛的说辞让七海颇为动容,搂着凛的肩,叹道:“那我们该怎么办,继续由着他恣意妄为?”

“你先耐住性子,别让他察觉你已知晓了青函之事。我们都暂且忍耐,静候时机。”

七海无奈点头应下。

“即便真要动手,也不该由你去冒险。他并非善人,做了坏事依旧可以心安理得地活着,可你天性纯善,若真动手杀了他,你之后的人生都会活在这事的阴影之中。我已经身处阴影下了,手上再沾血也无妨。”

话虽如此,凛却并不十分确信,真正到了那样的时刻,她是否会像夕夏一样,犹豫着,最终错失了最佳的下手时机。

昨夜在瞳的卧房,凛偷偷顺走了两根细长的发针。此刻,在身下茂密的枝叶的掩护下,凛试图解开她和七海腕上的黑晶石手铐。

好在凛并未彻底忘记旧时习得的技艺,历经一番折腾后,二人终于摆脱了黑晶石的桎梏。

凛虽恢复了部分法力,可并未能十足驾驭。她无法像七海一样随意变换身形,即便是成功改了容貌,体型和声音却不能随之变化,无法完全不漏破绽地假冒成其他人。因此,今夜的正谬殿之行,凛仍需七海冒险相助。

南殿处处都有监视着的眼睛,二人不敢轻举妄动,还是决定等到夜深了,再继续行动。

凛午后歇了一觉,醒来反而觉得更加困倦,眼沉身重,脑袋也是昏昏的。大约是昨夜搜寻时未顾得上披上外袍,受了风寒。

木盒中的寻常药物大多未被收走,她吃了一味药,进一步加重了病症。

待到夜间瞳派人来请时,凛便答复说,担心瞳沾染她的病体,谢绝了他的邀请。

瞳心中生疑,即刻前来探望。见凛确实面色不佳,又忆起昨夜自己硬拉着她在窗边风口下赏月谈心,许是因此害她着了凉,顿觉亏欠,问候了几声便离了屋。

凛和七海早早卧床歇下,放下重重帘帐。

婢女们破天荒地遵循了凛的请求,遮罩住了屋内的夜白石,平日里亮如白昼的寝屋里仅剩从窗外泻入的微弱月光。

待到子夜时分,一片寂静之时,七海将凛放入木盒,自己则化身成黑猫,提盒潜行。

正谬殿对于凛来说,其实并不陌生。早年间,母亲淼曾将被误认作罪魁祸首的她关入正谬殿内,等待最终的裁决。

殿内屋宇众多,最深处的那间院落便是她以澄的身份最后生活过的住所。凛猜想,瞳应该不会将衍儿和寻常宫人关在一处,因此事先嘱咐了七海,先前去那儿找寻衍儿的身影。

在澄曾居住过的旧屋窗下,凛果然见到了静坐着等候的衍儿。

凛只身一人入屋。七海则仍以猫的形态在门外守候,提防有人前来。

见到凛的一瞬,衍儿立刻起身朝她奔去,扑入她怀中,真如女儿重回了久别的母亲的怀抱。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虎夫》【斗罗中文网】《金玉王朝》【骑士中文网】《谍影:命令与征服

公孙世家【gssj3.com】第一时间更新《隐岛驯狼记》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