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姐姐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棠小幅度往钟茉念那侧坐近了些,看向她的手机屏幕。

茅驰裴那头只亮了一排筒灯,光线偏暗,看他身后的布局,他还在电影院。就在她们离开前,钟茉念曾叮嘱过他“在这等一下”的那个过道里。

钟茉念显然也看清了他在的位置,挺不可思议地捂了一下嘴:“茅驰裴,你该不会……还在电影院吧?”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

“对不起啊,刚刚在电影院的时候出了点意外,我不小心把你给忘了。”钟茉念抱歉道。

“……”忘了?这么诚实的吗?都不找个借口哄他一下。苏棠敷上面膜,惊讶看了她一眼。

茅驰裴很好脾气地应了声:“没事。”

“很晚了,你快回家吧,到家了给我发个消息。”

“好。”

“那就先这样,爱你哦。拜拜。”

“拜拜。”

视频挂断,苏棠忍不住感慨了句:“竟然还在原地等着,真不知道他这是听话还是傻?”

“他才不傻呢。你忘了?他以前在我们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尖子生。”钟茉念低着头在手机上戳戳点点,给茅驰裴发了几个带爱心的表情包过去。

“那只能说,他这情绪不是一般的稳定。把他忘了都不带生气的。”

“可能,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要生气,毕竟反应慢嘛。”

苏棠与她对视了一眼,噗呲笑出声:“对了,你俩刚刚怎么跑外面吃蛋糕去了?”

“我的主意,”钟茉念提及这事忍俊不禁,“我原本是想逗逗他,在他吃蛋糕的时候偷偷亲了他一下,谁能想到他会噎住啊?”

“话都说到这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俩这破镜重圆的过程呢。”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简单来说就是他对我念念不忘,而我恰巧还迷恋他的颜值和……”

听她欲言又止,苏棠起了兴趣:“和什么?”

“哎呀,讨厌,非要让人说的那么明白。”钟茉念垂手搅发,娇羞一笑:“是肉、体啦。”

“……”苏棠扶额叹了口气,“好了,可以了。我其实也没那么好奇。”

钟茉念与她笑闹了一阵,注意到她搁置床尾的手机亮起了屏,提醒着指了指她的手机:“你手机好像有消息。”

苏棠一跃扑去了床尾,抓起手机划开屏,是冯海铮发来的消息。

【人已经醒了,没有生命危险。】

钟茉念蹭了过来,贴着她看她的手机屏幕:“谁啊?你的冯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病美人和他的竹马保镖[穿书]

苏芒
盛嘉楠死后穿到一本“竹马打不过天降”的小说里,成为里面同名且早晚都会病死的主角攻的炮灰竹马。他穿来的那天,小炮灰正病恹恹地蹲在地上,盛嘉楠一睁开眼就看见一枚足球朝他踢来,他下意识紧闭了下眼。等再次睁开,树缝的光影之下,一个帅酷冷峻的小男生用后背为他挡下了那颗球。自此江驰自觉担任起了他的保镖,他们一同长大,成为亲密无间的伙伴及竹马。*一朝穿书,盛嘉楠很珍惜这个机会,决定好好养病好好活下去,他的竹马江
其他连载46万字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