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是芸娘拿错了卷宗?不可能,那卷宗上,分明写着裴少暄的名字。即便裴少暄同郁鹤庭的喜好相似,却也不能都一样。况且他们两个人,分明就是水火不容。

“妙夫人?”茵绿见妙仪出神,出声唤道。

“哦,在府里的时候听婆子提起过。”妙仪敷衍地应声道。

话音才落,门外便进来两个丫头,看着眼熟,像是伺候郁鹤庭的。

“妙夫人,老夫人让你过去。”其中一个丫头开口道,妙仪察觉到了她的不善。

“好。”妙仪应声,心里却有些忐忑,云梅不喜欢她,这会儿叫了她去不知要做什么。

到了云梅的院子,云梅的院子同郁鹤庭的镜园不同,院子里成片的绿植,绿意盎然。鼻尖满是绿植花木清新的香气,让她原本紧张忐忑的心倒是放松不少。

院子里的丫头领着她往里走,云梅就在葡萄藤架下坐着。一同坐着的,还有那个月姬夫人。她正在沏茶,眉目敛着。她的长相是明艳张扬的,可偏生在饭桌上话是最少的。妙仪总就在前厅用过两次早膳,她都没什么话,安安静静地坐着。

“妙仪见过老夫人、月姬夫人。”妙仪走到藤架下,同二位请安。

云梅未让她起身,拿起茶盏慢悠悠喝了一口,悠悠开口:“从前可读过书会写字吗?”

“从前上过私塾,会写一些。”妙仪不知云梅是何意思,小心翼翼地应声道。

“青云。”云梅偏头唤了一声。

有一个嬷嬷应声退下,再过来时,手上端着一叠东西。东西放到石桌上,笔墨纸砚,旁边还有一本《金刚经》。

“过几日要出门礼佛,还差几卷,你来抄吧。”云梅开口,语气是不容置喙的。

妙仪躬身应道:“是。”

将纸铺陈开来,妙仪慢慢地抄着。已是夏深,旁边放着冰釜也不顶用,没过一会儿便觉得闷热得厉害。但云梅不让她停笔,她也不好开口。

日头渐盛,妙仪觉得背后湿汗愈发多且黏腻。口也干得厉害,但云梅没有让她停的意思。

“老夫人,这会儿暑气盛,不如入夜凉快些再抄吧。想着侯爷同世子殿下进宫这会儿应当也要回来了。”李淡月将凉茶递过去给云梅开口道。

云梅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妙仪,接过凉茶抿了一口,才出声应道:“也好。”

妙仪松了一口气,将笔放下,小心活动着手指。

云梅站起身,还煞有介事地走到妙仪的身边看了一眼她的字。

“凭你这样的出身,这字,写得倒也算不错。”

“谢老夫人。”妙仪站起身行礼。

“拿回去抄吧,三日后礼佛前带上便是。”

妙仪有些迟疑地看向云梅,三日后,得日夜抄才能抄得完吧。

离毒发的日子也只剩三日了,若是这两日不能出府,三日后礼佛时毒发就完了。

“怎么,不愿意?”云梅见妙仪迟疑,反问道,已然是冷了脸色。

“妾身不敢。”妙仪垂首。

安远侯府里早膳在正厅用,午膳同晚膳便只要在自己院子用就行了。回到镜园时,郁鹤庭已经在了。桌上放了两碗梅子汤,里头还搁了几块冰。

他身上穿着官服,乌纱帽已经脱了随意地放在桌上,深绿色的官服愈衬得他肤白如玉。少见他穿得这样正经,看着比平时多了几分稳重。

“殿下。”妙仪进门唤了一声。郁鹤庭抬眼一瞥,轻淡道,“坐吧。”

妙仪坐到郁鹤庭的对面,云梅的佛经可以缓缓,三日期限紧赶慢赶也是能抄完的。可落回的解药缓不得。

郁鹤庭端着梅子汤喝,一小碗很快就见底了,只留了几块冰在白瓷碗里头,放下时碰到杯壁发出叮当的响声。

“殿下,晚些时候我想出府一趟行吗?”

方才的暑气还未褪去,妙仪此时额角还有薄汗,脸也有些红红的,看着格外生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公孙世家【gssj3.com】第一时间更新《杀了春莺》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