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析“嗯”了一声,轻飘飘地说:“快了。”

???

看季析不像是开玩笑,吴天齐非常吃惊。

这可是个大消息。

“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之前一点都没听你说过。”

他又说:“你跟谁结婚啊?没听说你有女朋友啊。”

季析:“到时候就有了。”

吴天齐:“……”

舒时燃:“……”

这是什么话。

吴天齐听得很懵。

“你要跟谁结婚啊?国内的还是国外的?难道你在美国一直有女朋友?”

季析往舒时燃那边看了一眼,“我在美国没有女朋友。”

吴天齐:“!!那就是国内的啊,我认不认识?”

到这句的时候,舒时燃感受到季析投来的目光,是想让她解围。

也没见他招架不住。

虽然心里这么想,舒时燃还是开口了。

她叫了吴天齐一声:“吴天齐,安静点。”

“……好的。”吴天齐闭上嘴,把好奇心憋了回去。

他看了舒时燃一眼。

她都不好奇的吗!

舒时燃当然不好奇。她只是很意外。

她都没想起来婚房这件事。

确实该有婚房,住不住是另外一回事。

也跟着听八卦的戴姣笑了笑,说:“原来要结婚了啊,恭喜恭喜。”

“谢谢。”季析微微扬唇。

舒时燃用眼神提醒他别再多说。

季析眼中的笑意更甚。

戴姣:“事婚房的话那也要参考下女方的意见。可以到时候把女方也拉到群里。”

季析不置可否,看了舒时燃一眼。

“……”舒时燃若无其事地把目光投向别处,心跳有点快。

大概是被点到名了心虚。

季析:“就按照设计师的想法。”

**

聊完季析就离开了。

吴天齐主动送他。

他想来想去觉得季析要结婚这件事很突然,很不对劲。

可是季析的嘴太严了,他怎么问都不说。这就让他更好奇了。

以前他觉得自己没那么八卦的。

两人一路走到前台。

吴天齐:“你怎么搞得这么神秘啊,女方是谁?我认不认识?”

季析:“以后你会知道的,先帮我保密。”

余光看到前台放着的一束玫瑰花,他的视线停留了一下,突然想到什么,不经意地问了句:“你们这里今天有人过生日?”

吴天齐:“没人过生日。这花是别人送给燃姐的。”

季析挑了挑眉,“别人?”

吴天齐:“燃姐不知道是谁。”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这题超纲了

这题超纲了

木瓜黄
【晚12点前,偶有意外,勿等。】校园,互穿(间歇穿,会换回来的)屠榜杀手次次考第一学霸攻X翘课打架离经叛道学渣受七班许盛,临江六中校霸史上最野的一位,各科...
其他连载68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只宠不爱[重生]

只宠不爱[重生]

三千痴念
非出轨,追妻火葬场+狗血一觉醒来,温暮雨回到了三年前的婚礼当天。这一年的她二十五岁,和喜欢多年的文雪柔步入婚姻的殿堂。她知道文雪柔不爱自己,但依旧甘之如饴,想着一颗真心总能捂热对方。直到那个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妹妹的出现,温暮雨才知道自己原来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替代品。重活一次,温暮雨虽然放不下对文雪柔的执念,却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你把我当替代品,那我也把你当替代品,只宠不爱。*人人都说“温暮雨爱文雪柔”。
其他全本104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