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走一张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嘭!”

“哼!”

联军虽谈不上大败,但也没有胜利。袁绍表情阴翳,如此大的优势竟然被对方活生生打成平手,不生气是不可能的。

“主公”

“主公”

刘辟、龚都低下头,他们很想说自己尽力了,但真的说不出口。

“本初切勿动怒,此次只能说打成平手,我方虽有损失,但河间王除了损失了人,还被烧毁粮草,论生气,他应该比我们更生气。”

袁绍目光看向曹操那边武将,此次两军联手,功劳全被曹操的人占去,心中略微不满,“为何不气?为这次袭击粮道,我们准备了足足六千人!去伏击对方三千人,还被打成平手,现我们手上只剩八万人,而河间王那里可有十万!这仗怎么打?”

不仅数量上处于劣势,质量上更是,袁绍看不到胜利的希望。

这时,曹操麾下谋士娄圭站出来:“主公,袁将军。”

娄圭,字子伯,荆州南阳郡治今河南南阳人。曹魏时期著名谋士、将军,娄圭年轻时与曹操有交情,曾经随曹操平定冀州,南征刘表,击破马超,立有功劳,连曹操都感叹他的计谋。道号“梦梅居士”,三国演义第59回登场。娄子伯于曹操征讨马超之际拜访曹操,曹操以客礼待之。娄子伯教给曹操浇水结冰筑城之法,使得曹军筑起土城,娄子伯不受赏赐,随后告辞。

“哦?梦梅居士有何话讲?”

娄圭对着二人行礼道:“主公,袁将军,此战既已烧毁汉军粮草,我们就已经胜利。”

“五位将军未能在后续重创汉军,非众人之罪。”

“嗯?”

袁绍心中不满,顿时皱眉道:“先生何意?”

“呵呵袁将军,我且问一句,韩猛后续的援军乃是何人?”

“呵高顺、朱灵。”

两人在汉军中名声并不是那么显赫,而且袁绍也没遇到过两人,故而袁绍以为这是俩是泛泛之辈。

“呵呵袁将军此言差矣,先说朱灵,这位可是驻守河间国的大将,若没点本事,他河间王能在并州的时候就把河间国交给他数年如一日?”

“这”

河间国可以说是刘寒发家的地方,那里早年给刘寒培育出许多人才,还有大量军事物资。

“在说那高顺,虽然名声不显,但也是实打实的一位猛将,他是早年就加入河间王阵营的人,最擅长的是练兵,我们都知道河间王的军队不是什么人都要,报名参军后会对人员进行筛选,而高顺就是负责筛选的人。”

“更重要的是,高顺手中有着一帮比麴义先登死士更精锐的重装步兵陷阵营,袁将军认为,在没有充分准备的前提下,能消灭这支精锐吗?”

“这”

袁绍迟疑了,麴义战死,他手下的先登死士自然也跟着一起没了,他们战斗力之强,袁绍深有体会,六千人面对这么一支军队,还有一支精锐骑兵,跟对方打平手,的确不亏。

“先下去吧。”

“喏。”

众将下去歇息。

众谋士互相看着,许攸站出来:“主公,我们几人商议出一条或许能对付汉军骑兵的法子。”

“哦?”

袁绍、曹操两人顿时来了兴趣。

为什么打不过汉军?

divtentadv很简单!

骑兵没人家多,或者说骑兵的数量差距太过悬殊。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侯门毒后:重生后我报复了全家》《两界:从关公像睁眼开始》【笔趣阁520】《盛世明君》《74年重生日常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48万字
居心不净

居心不净

池总渣
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宴云何回京时,满京城都在传,虞钦如今是太后极愿意亲近的人物,时常深夜传诏,全然不顾流言蜚语。若他是太后,必亲手打造囚笼,将这佳人养在笼中,观赏把玩,为所欲为。他与我水火不容,我对他居心不净。有参考各个朝代,不必考据病殃心狠美人攻X英俊将军受虞钦X宴云何
其他连载51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