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探案录》转载请注明来源:公孙世家gssj3.com

方才在主峰,众人围观,他并不想在其余四城主面前露出底细,如今落于这皑皑白雪间,无人追拦,淼渺无迹,便再无顾忌,刀法骤然狠辣起来,是刁钻古怪,花样辈出,只重小节,而不论大势,与大漠中伏击他们的,只争利益,不论胸襟气节的三流杀手一般。

此地多生黑岩,又有松林如云,离山顶有些距离,且顶上雪轻,生高大山石拦断,倒是不怕引起崩塌,因而他那刀,大有催命之凶,仿佛只有刀的主人死去,才能令人安心。

荆白雀却安之如素,只哼笑道:“有本事尽可来取!”

眼下她抽身,拉开仆步,也不再跑,竟也起了性子,转守为攻,要和他强硬地来一场格斗!

——

雪顶之上,乌牙轻功一纵,便要追过去,却被宁峦山防着,他刚一个起跳,就被扑到雪里。

乌牙:?

“脚滑了。”

“哦。”

“你背我回房,我是病人。”迎着乌牙满脸的疑惑,宁峦山厚着脸皮猛咳起来,也不等他反应,直接跳到他背上。

乌牙被他压得膝盖一弯,骂骂咧咧往回走:“我怀疑你在打我主意。”

“你想多了。”

“宁狗,不是我说你,你婆娘要被人揍了你还不急……”

宁峦山揪了两根毛往耳朵里一塞,遥望雪峰,不禁想:定然是昨夜说起山中异常,白雀生疑,有心想要借机试探,可万不能让这些人去坏了她的好事。

半晌后,他松开一只耳朵,半眯着眼道:“你是没见识过你嫂子的本事,就是罗摩道我站在这儿,她也照砍不误,更别说她当初还能从中原那个天下第一手底下逃生,有机会我让她跟你过过招。”

乌牙脸一黑:“不了不了。”

宁峦山笑着:“来嘛来嘛。”

“你大爷的!”

宁峦山沉默了一瞬,拍拍他的脸:“大爷,来嘛来嘛!”

几位路过的使女,红着脸低头跑开,亭瞳坐在阁楼上,意味深长地瞧着他俩,敖格边走边回头看,差点撞在石头上,那些苦修的信徒,更是如避瘟神,药师扔过来不明膏状物体,评价了一句贵圈真乱,把门拍上。

乌牙脸更黑了,把他往雪地上一扔,气鼓鼓走开,他心里毫无负担,反正这家伙也不是真要人背,不过就是不想自己去坏事。

“走了,睡大觉去。”

少年重重踢上门,好像真气得不轻,却在宁峦山抖了抖大氅上的雪,进入隔壁屋子后,把门栓拉上,轻飘飘从后窗跳了出去。

一夜飞雪后,昆仑好像又冷了一些,刺骨寒心,可山外明明正瓜果飘香,人间正丰年大好。

——

昨日那药丸是好药,如今气走百骸,真元聚顶,一身轻松,荆白雀随即一个鹞子翻身,在山岩连蹬数脚,回马杀来,手中大夏龙雀翻转,一个跳劈携风带雪,打得苏赫踉跄。

苏赫的马刀宽背薄刃,即便精铁所制,却也十分沉手。

他将右腿狠狠扎进雪中,以此为桩,旋身甩刀,力出千钧,回手削下半块黑岩,只听头顶隆隆数声,阴云压顶,荆白雀提气,就地一滚,连劈数刀碎裂大石,自乱雨中穿出,前行绕过老松。

第六十二手,雁荡回天!

松针分锋,簌簌如雨,白影一闪落在苏赫身后,直取其后心。

苏赫如背后长了眼睛,粗喘两口气,马刀后甩,弯腰一折,其刀凌空,灌注八分内力。荆白雀嘿了一声,身法周转,但她身后便是斜坡,两侧岩壁太远,无法借力跳斩,只能飞身上了一棵幼树,一路奔至冠顶,借着树干弯曲的力度弹出去,双手握刀如风车,与之聚力一会。

轰——

树断雪飞,两人撤手,各退一步,谁也没讨到好。

苏赫战红眼,浑使乱刀,快斩一气,雪里的影子未动,他心头大喜,以为砍中,向前又快进两步,那影子才慢慢随雾气散开。

不好!

他心中念头浮起,但为时已晚,白影自刀光中迸射而出,咦了一声,最后飞来后招。

第九十二手,风波定!

风雪骤停。

苏赫坠刀脚边,连呼了三声“好”,冲她抬了抬下巴:“看来你是对城主的位置势在必行,只可惜五城论剑未至,这并不合乎规……”

“四城主你误会了,小女子并非要夺城主之位,只是忍不住想练练刀。”

“你拿我练刀?”苏赫盘膝坐下,脸色却红里透白:“你毁我屋舍,破我宝刀,竟然只是为了逼我出来练刀?”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姬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公孙世家gssj3.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席卷天灾

席卷天灾

黄小婵
预收1:带着超市大逃亡重生回来的乔青青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让丈夫回家。“请不了假?那你就跟老板说你老婆要跳楼了!”她冷静地开始网上购物,约师傅上门来改装门窗、加装水箱、安装太阳能,铺地暖……直到各种物资堆满家中每一寸土地,丈夫风尘仆仆出现在眼前,乔青青才大哭着扑上去“我好想你!”十年了,在那风雨交加,浮萍飘零的日子里,我每一天都在想念你。这一次我们要一起面对席卷而来的末世天灾,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
其他全本104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枕着星星想你

枕着星星想你

顾徕一
【清冷莽撞狼系年下×柔媚无骨狐狸精姐姐】【航天工程师×神秘金丝雀】1,如果郁溪是个软弱的人,她的人生可能就这样了。贫穷小镇,单亲家庭,疯妈妈和外婆相继早逝,寄住在贪婪舅妈家,十八岁一满就被逼退学结婚。可郁溪拿着个啤酒瓶子直接砸在了自己额头上,她死都不认命。一片温热从额角流下,她感觉不到疼,只觉得晕。后来她倒在了一个女人软软的怀抱里。那女人有双桃花眼。2,郁溪气闷闷来到台球厅的那天,没想到会在这破败
其他全本84万字